用户名: 密码:
协会会员
个人会员
北京市海外交流协会
上海市海外交流协会
天津市海外交流协会
重庆市海外交流协会
河北省海外交流协会
山西省海外交流协会
内蒙古自治区海外交流协会
辽宁省海外交流协会
吉林省海外交流协会
黑龙江省海外交流协会
江苏省海外交流协会
浙江省海外交流协会
安徽省海外交流协会
福建省海外交流协会
江西省海外交流协会
山东省海外交流协会
河南省海外交流协会
湖北省海外交流协会
湖南省海外交流协会
广东省海外交流协会
理事动态

徐辉:提升我国教育治理能力的三个关键性问题


2017-01-05 08:57:32


图一
图一
图二
图二

  本文系徐辉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三届年会上的演讲全文摘录,徐辉为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

  提升教育治理能力这个话题,不同的学者会有不同的看法。问任何一个在座教授,他都可以对提升现代教育治理能力提出几个关键性问题,观点肯定很不一样。我在这里也想贡献一些我的看法,以期推动这个话题的深入讨论。

  我认为教育治理有三个维度,即国家治理,社会治理,学校治理。时间所限,我想在这三个维度里面,从每个维度提出一个关键性问题加以分析,突出重点。

  先谈谈国家治理。国家治理还可以细分,有法律体系,行政体系和监督体系的治理。法律体系对教育治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国家治理要实现法治,比较完备的法律体系是重要基础,改革开放以来国家一直在不断推进这方面的工作。行政体系对教育治理起关键作用,它是国家决策力和执行力的主体,教育主管部门的治理能力水平如何,直接关系到教育发展的速度与质量。除了法律系统和行政系统之外,监督体系对教育治理的重要性也不可忽视,无论是体制内的监督力量还是更广义的民主监督,对提升教育治理能力都起到十分重要的监督。英国的皇家督学是这方面一个很好例子。

  虽然国家治理体系有共性的要素,但我觉得因为国情不同,关注民族和国家自身的特点尤为重要。国家治理当中如何发挥自身的体制优势,文化优势,社会优势,是有待深入研究的重要问题。例如在座的香港大学教授程介明先生告诉我,国际社会中存在一种“筷子文化”,这些使用筷子作为重要餐具的国家表现出许多共同的文化特点,例如对学校教育的高度重视。这就是文化因素对教育治理的重要意义。我今天只想抽取国家治理能力当中一个关键性问题来讨论,即如何更好地发挥国家的体制优势,这个问题在当下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。

  近些年来,国际上关于中国国家治理的体制优势有很多讨论,也有许多争论。我认为,我们的体制优势,“集中力量办大事”的能力优势,对国家建设和发展特别重要。数以亿计的人口在短短几十年时间能够脱贫,汶川地震灾区能够快速重建,航天和高铁事业能够迅速发展,没有我们的体制优势是无法做到的。在教育领域,也有许多例子。例如,西藏几十年前还是一个农奴社会,社会生产力很不发达,教育程度低,文盲比例高,解放后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社会,现在已经普及义务教育,并且率先在全国实现15年免费教育,青少年文盲率降低到0.52%,如果没有我们国家的体制优势,这一切很难做到。再重复一遍,相比周边一些发展中大国,中国的文盲人数为什么消除得那么快,中国的贫困人口为什么消除得那么快,体制优势,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是关键。

  为了今天的演讲,我在互联网上收集了一些公开发表的图片(见图一)。上图是湖北省教育精准扶贫行动计划作战图(2015-2019)。它生动地表明,我们的体制优势不仅表现在国家层面,也表现在区域和地方层面。你看,湖北省为了解决教育精准扶贫的问题,制定了多么详细的计划,精确到每一个地市,精确到具体多少人。像这样的事情不仅湖北在做,全国各地尤其是精准脱贫任务繁重的省区都在做。这是体制优势在地方发展中的生动体现。我相信到2020年,通过教育途径实现精准扶贫,解决一千万人孩子培训就业的目标,能够得到实现。

  现在我们体制优势不是说没有问题,没有挑战。上面这张照片很有名(见图二),说的是四川省凉山州悬崖村孩子读书条件的改善。孩子们原来一直顺着悬崖攀爬17条藤梯外出读书,现在已经改为攀行钢筋结构梯道外出读书。坦率地讲,这个改进非常重要,提高了村民外出和孩子读书的安全性,但这远远不够。这个例子不过是想说明,需要我们发挥体制优势去解决的问题还很多。体制优势本身也包括各种要素和方面,比如财力问题,中央财力是不是应该进一步增加,地方财力如何进一步增强,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如何科学划定,等等。体制优势面临的许多问题如果得不到很好解决,发挥体制优势就会变得越来越难。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大问题。

  第二个大问题涉及社会治理层面,面临的挑战也很多,如教育社会投入问题,终身学习问题,社会热点难点问题,等等。在此我重点谈谈全社会如何优化终身学习环境这一大问题。我们这个国家要把人口负担转变成人口资源,最重要的途径是发展教育,不光是正规教育,非正规教育和非正式学习也很重要。现在人人都知道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,但义务教育或正规学校教育结束之后,究竟还有多少人有机会有能力有愿望接受继续教育?实际情况可能很不乐观。我到过很多单位,很多企业,很多学校,问过很多人同一个问题,离开学校后你有机会接受继续教育或培训吗?大多数人的回答是否定的。相比之下公务员、医生和教师的继续教育做得是比较好的,企业员工,农民工,农民,自谋职业者的继续教育与培训就差得很远。建设学习型社会,不应只是少数人的事,而应该形成一种良好的社会环境与机制,有利于鼓励和推动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学习,让学习者有愿望、有条件、有能力接受终身教育与培训。这个问题解决好了,教育的社会治理水平将大大提高。北欧国家在这方面提供了许多有益经验。

  长久以来我不仅非常关注国家开放大学的发展,也呼吁各方努力支持国家开放大学建设。因为推动全民终身学习要有载体,国家开放大学以其独特的职能和完备的体系,能够在推动学习型社会建设方面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。现在许多人还不太了解不太关心国家开放大学建设,不知道它的资源优势和发展潜力,不知道国家开放大学通过行业、企业、城市和大学联盟,以及和中央、省级、地市级和县级电大的紧密联系,不知道国家开放大学能够整合各种教育资源和社会资源,为社会各行各业发展继续教育和终身学习提供很好平台,这种局面应该加以改变。很多人告诉我英国开放大学如何如何优秀,如果中国有一所知名度同样高、社会影响力同样大、教学水平同样高的开放大学,对推进全民学习不同样是一件好事吗?如果有各方支持和其自身努力,这件事是可以做到的。

  最后谈谈第三个大问题,即学校治理问题。学校治理也涉及许多方面,如依法自主办学,多元评价,模式创新等等。今天要我只讲一个问题,也就是如何提高学校讲依法自主办学能力的问题。中国学校治理方面最大的不足,是缺乏真正能够依法自主办学的能力。中小学不能自主选择教材,也许有我们的理由,但在许多发达国家,中小学依法自主选择教材的做法很普遍。再举一个例子,这两天北京发布“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”,并相应采取一系列管制措施。这是必要的,大家都能够理解。但面对雾霾天气到底应该如上图所示,在学校学习还是放假回家?学校面临的具体情况可能很不相同。到底应该由学校自主决定,还是应该由教育行政部门统一作出决定,大家的看法并不完全相同。我认为这只是一个具体例子,要提升学校治理能力,依法自主决策和自我管理十分重要。学校面对自己的特殊环境,遇到各种特殊事件甚至灾害灾难,不能坐等上级通知,必须有能力自主决策自行应对。在更高级的层面上说,我们的学校在教育教学模式创新、特色课程选择与创新、人事资源优化配置、推行“三个面向”等方面,应该享有更多的依法自主办学的权利,否则提高学校治理能力,增强办学活力就会变成一句空话。

  最后,我作一个简单总结:第一,应发挥国家体制优势,继续增强教育领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;第二,改善国家政策和社会环境,增强建设学习型社会的社会动力;第三,依法自主办学,增强学校适应自身发展和社会需求的活力和能力。

 
友情链接:

主办单位:中国海外交流协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35号

邮编:100037 电话:86-10-68340073 邮箱:hxb@gqb.gov.cn